兰书居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楼主: 赢三张

[武侠古典] 本站原创200w字长篇原创!!谁虎传【原创武侠连载】求回复

  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0

主题

30

帖子

455

积分

萌萌菜鸟

积分
455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1-8 17:01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五章 奇耻大辱(上)


    高俅在王府足足修养了两个月才完全恢复过来。这两个月里,可谓是吃得好睡得好,养得高俅都稍稍有些发福了。


    洪信可就惨了!他虽然算到了高俅的住处,奈何王府乃是皇家重地,保卫森严。作为一名通缉要犯,洪信只能守在外面,默默祈祷高俅有空能出来溜达溜达……


    而这期盼短时间内怕是要落空了。


    是夜,高俅被传唤去见公主。


    老管家将高俅带到公主房中,便关严房门径自离开了。


    高俅进屋后单膝跪地,抱拳拜道:“小的高俅,拜见公主大人,谢公主救命之恩!”抬头一看,只见烛影摇红下,坐着一位粉衣美人,那美人眉清目秀,身材娇小,看起来冰清玉洁,神思却颇有些慵怠。但即便是这慵懒的面容中,仍散发着不可亵渎之气。


    宝安公主闻声看向高俅,目光一凛,仿佛想要看穿高俅一般,bi得高俅不敢于其对视。朱唇微启,一道冰冷得近乎没有感情的声音传来:“好吃懒做!你就是这么来谢本宫的?”


    高俅惶恐不已,忙道:“小人不敢,自当听候差遣。”


    初闻音容,高俅只觉得身前的公主定是守身如玉之人,怕是自己多想了!


    却听宝安公主又道:“本宫今日行路甚多,脚有些脏了,可本宫不想沾水,你说该怎么办啊?”


    高俅稍作思索,眼珠一转,谄媚笑道:“小的这就舔个干净。”


    见宝安公主没有反对,而是闭上了双眼,高俅心中便有了底气,跪爬了过来。


    高俅蹑手蹑脚地褪下了宝安公主的鞋袜,露出了一双白嫩精致的玉足,那美足晶莹剔透,丝毫不见脏处。高俅暗暗鄙视道:“这浪蹄子真够能装的,要我舔脚还说得跟禅语似的。”


    双手捧过美足,高俅从小母脚趾开始舔起,先是用舌尖轻点,转而在脚趾缝中进进出出,又用嘴依次包裹起每个脚指头吮吸了一遍,弄得宝安公主咯咯直笑。


    见火候差不多了,高俅将舌头完全伸了出来,平贴在宝安公主的脚掌上来回滑动,这让宝安公主没有产生太痒的感觉,而是有了莫名的酥麻之意。


    这酥麻之意从宝安公主的脚底顺着经络一直传到大脑,娇弱的身躯无法控制地颤抖了一下。高俅明显地感觉到了这下颤抖,心中得意道:“再高贵的女人落到老子手里还不是得变成了荡妇?让你他妈装高冷,等下老子非得把你日得哇哇叫!”


    高俅微微抬头,见宝安公主依然bi着眼睛,胸脯的起伏却变得明显起来。事情,正向着预期方向发展……


    宝安公主的呼吸声越来越粗重,从她娇唇中呼出的香气,无时无刻不刺激着高俅进行下一步行动。


    高俅撩起了宝安公主的长裙,洁白纤细的美腿脱摆而出。高俅顺着小腿里侧一直舔到宝安公主的大腿根部,一边舔还一边左右摆动舌头,待舔到私处毛发之时,高俅的舌头触碰到了一丝不属于自己唾液的湿润。


    宝安公主的裙子里面,根本什么也没穿!


    此时不上,更待何时?高俅借坡下驴,灵巧的舌头穿过那片黑森林,向宝安公主的蜜xue探去。


    “啪!”宝安公主狠狠地扇了高俅一巴掌,道:“放肆!本宫让你碰那里了吗?”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0

主题

30

帖子

455

积分

萌萌菜鸟

积分
455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1-8 17:04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五章    奇耻大辱(中)

    这一巴掌很是突然,直接将高俅打蒙了,打得高俅有些怀疑人生了,此时的高俅内心只剩下一个想法:不装bi你他妈能死吗?

    若是换做寻常男人,受了如此侮辱还被扇耳光定会满脸铁青,胆小者甚至可能会被吓得一蹶不振,从此不再能行房中之事。

    而高俅神色稍有凝滞,瞬间又绽放出如菊花般的笑容,扇着自己的嘴巴说道:“小人不对、小人该死、小人不对、小人该死……”

    高俅的反应可谓是波澜不惊,远非宝安公主所料,而宝安公主恰恰不喜欢这种超出自己掌控的感觉。

    “你不是喜欢舔xue吗?去躺地上!本宫让你舔个够!”说着,宝安公主蹲在了高俅的脑袋上方。

    由于正躺在桌子的yin影之下,高俅眼前一片漆黑。

    等了半天,也不见宝安公主贴过xue来,只听潺潺水声响起,一杆尿液呲进了高俅嘴里。

    高俅心中泛起一阵厌恶,他虽然喜欢女人,可还没下贱到喜欢喝尿的地步,心中忍不住狂骂道:操你妈的小贱bi,皇上怎么生出你这么个变态?

    其实,宝安公主的变态也并非无因,她天生娇瘦,却是胸小胯大,寻常男人根本无法满足她的肉体需求,更别提她那阳物甚小的驸马了。久而久之,宝安公主便只能寻求精神上的变态刺激来达道肉体上的高潮。

    至于直接被肏到高潮,对于宝安公主来说只能是奢望,真可谓可恶之人必有可怜之处!

    如见将高俅带入府中,并不是因为对他抱有很大希望,而是听说他鸡ba大,一时兴起收了个禁脔罢了!

    但高俅的鸡ba到底有多大,宝安公主并不知晓。没错!实际上老管家对高俅说了谎,宝安公主压根就没去过集市!堂堂一国公主,又怎会随随便便去那市井之地?

    话又说回来,假如她真去过那场集市,如今也不会拿高俅当尿壶用……

    宝安公主bi大尿粗,又咸又腥的液体片刻间将高俅的口腔灌满了,而高俅只有两个选择:一是咽进去,二是吐出来!

    这一瞬,高俅心中百转千回,最后他想起了王进的模样,把心一横,咕咚咕咚地把尿咽进了肚里!

    “真是条贱狗!连尿都喝!”说着,宝安公主把还在流淌着尿液的骚bi狠狠地压在高俅嘴上,来回摩擦,弄得高俅脸上满是秽物。

    高俅的选择显然是正确的,宝安公主的变态心理得到了空前的满足,尿过之后,娟娟yin水从宝安公主bi里渗出。高俅自是不敢怠慢,当即卖力舔弄起来。

    舔bi的功夫,高俅并不擅长,于宝安公主的其他禁脔比较,可以说是相差甚远。

    宝安公主招来的奇人异士虽说阳物大过常人,可对宝安公主的无底洞来说,根本就是杯水车薪。为了迎合宝安公主的肉欲,他们纷纷转练舌功,个个身怀绝技,或是“见缝插针”、“拨芯探蕊”,又或是“翻江搅海”、“吞吐风云”……

    而高俅只会对着yin处一顿猛舔,好在他不嫌脏不嫌累,大舌头不分轩轾地舔遍了宝安公主骚bi的每一个角落。

    宝安公主并不满意,她干脆骚bi上移,将高俅鼻子怼在其中,同时双手抓着娇臀往外掰,硬生生的把屁眼儿张了开来。

    无需言语,高俅便领略其意,舌头顺势顶了进去。宝安公主身子一颤,菊花一紧,死死将高俅舌头夹在其中,小屁股一顿乱扭,放荡至极。

    下面的高俅滋味并不好受,他舌头都被夹抽筋了却不敢拔出来,鼻子也被bi堵住,几乎窒息,只能发出“呜呜”的声音,只怕再过一会儿就没气了……

    欲求中的宝安公主只想着自己舒服,从不考虑别人的感受,她被自己的yinxue支配着,无情地侮辱着身下的男人:“你个贱狗,谁让你呜呜叫的?能为本宫效劳是你祖上积了德!还不好好尝尝本宫的屁眼?狗不都喜欢吃屎吗?刚好如厕后还没擦干净呢!真是便宜你这贱奴才了……”

    随着yin声浪语脱口而出,宝安公主扭动的频率越来越快。

    情到高处,宝安公主劈开双腿露出了高俅的脑袋,她左一巴掌右一巴掌的扇在高俅脸上,一边打还一边说:

    “贱狗,快……快给本宫舔屁眼儿!”

    “把舌头全都伸我屁眼儿里!”

    “对……对……就是这样……就……就这么舔……”

    “啊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屁眼儿好舒服啊……”

    一股骚水磅礴而出,宝安公主转过头,隔着窗户看向小王都太尉王诜的住处,低声叫到:“相公……我……我不守妇德……我领回来个野男人……我还让他……让他舔我屁眼儿……我……我又给你带绿帽子了……可是……可是这样真的好爽啊……”

    说着,宝安公主两腿一阵痉挛,毫无规律地抖动起来,终于到了高潮!

    高潮过后,宝安公主重整衣装,又恢复到了最初的端庄典雅。

    她冷冷地俯视着高俅道:“你回去吧!”

    高俅舔着脸道:“小可还能让大人更加快乐,达到真正的巅峰!”说着,就要松开裤上的腰带。

    “本宫让你滚!听不懂人言吗?”宝安公主厉声喝道。

    “是!小的这就告退。”

    关门的时候,宝安公主又道:“此事若使他人知晓,本宫取你狗头!还有……你的功夫真的很一般!”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0

主题

30

帖子

455

积分

萌萌菜鸟

积分
455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1-8 17:06:04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五章 奇耻大辱(下)


    回到住处后,高俅照了照镜子,摸着脸上一道道红痕,反思良久……


    这次虽然让宝安公主到了高潮,但他认为自己是失败的。一是舌功不到位;二是宝安公主压根没有给自己亮剑的机会;三是最后的纠缠引起了公主的反感。


    “唉!”高俅不禁叹息,以后怕是难以得到重用了!


    正如高俅所料,打那以后宝安公主就再也没召见过他。


    又过了几天,老管家来找高俅,意思是让他即日搬出王府。


    听到这个消息,高俅大脑一片空白!这对高俅来说无疑是个晴天霹雳。搬出王府?开什么玩笑?出去以后再去睡大街、和那帮地痞厮混吗?他还梦想着有一天让王进跪在自己脚下呢!哪怕仅有一丝可能,高俅都想全力争取!


    “大人,我有地方做的不周,您该说就说,该骂且骂,可……可不能把我扫地出门啊!上次见公主,确实是我发挥不好,惹恼了公主,再给我一此机会吧!”


    “这就是公主大人的命令!”


    “……”


    管家看高俅失魂落魄的模样,摇头叹道:“唉……时也……命也!”


(未完待续,下一章:破釜沉舟)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0

主题

30

帖子

455

积分

萌萌菜鸟

积分
455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1-8 17:10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赢三张 于 2018-11-8 17:21 编辑

第六章  破釜沉舟

    在老管家看来,他这辈子恐怕是不会再见到高俅了,因为夫人向来说一不二。看着高俅麻木地收拾衣物,老管家打心底替他可惜,这后生虽不如其他家丁俊俏,却是个有些手段的人物,奈何时运不济!

    高俅收拾衣物的同时,默默回想着他的过往。

    儿时,其父常年在外花天酒地,留恋烟花之所,独留娘亲在家空受活寡,瘙痒之情多年不得解。后来,父亲变本加厉起来,甚至将青楼女子领入家中,还霸占了主卧,高俅和他娘亲只能在偏房中相拥而泣。

    娘亲的哭泣,深深地刺激到了少不知事的高俅,高俅打心眼里想让娘亲快乐起来,自那时起,他下定决心:既然父亲不能给娘亲快乐,那我便来满足娘亲!于是当天晚上就把还在熟睡的娘亲给肏了。

    高俅的娘亲被肏醒时整个人都惊呆了!刚开始她是不愿意的,但伴着肉体所传来的快感和有违伦理的刺激,让她到了多少年来从未抵达的云端……

    尝到了个中滋味,此后两人不能自拔,终日在家行那苟且之事,不料被高父撞见,高父怒不可歇,一顿棒打,并扬言要清理门口、将其母子二人沉塘,以正家风。

    面对此事,高俅将责任一人担下,说是自己强迫娘亲,方筹成大错,跪地苦苦相求。

    高父冷静下来后,念及血脉之情,只把高俅清出门户。可几日后,高父又觉心中不顺,遂将高俅告上官府,害得高俅吃了两年官司。

    出了囚狱,高俅就如野狗般混至街头,想谋个差事做,结果到哪儿哪儿不要,因为他曾犯过案!直到被一位药铺掌柜收做了徒弟。

    那药铺掌柜自称黄帝内经的传人,其实只学了一丝皮毛,靠卖壮阳药为生。但这老家伙见识不浅,他认得高俅的器物乃是骚根!骚根者,遇骚则涨,以为yin根,可谓万年不遇,来历非凡。

    那药铺掌柜有个致命的缺点,就是好奇心太重。为了卜算高俅的前世今生,他开坛做法,却被一道天雷劈死当场。

    打那以后,高俅又过上了漂泊无依的日子,直到进入王府,才有了安稳的生活。可在高俅心存希翼之时,却被扫地出门了!这让他怎能甘心?

    正所谓狗急跳墙,兔子急了还咬人呢!高俅恶向胆边生,趁管家不留意,偷偷将一把菜刀贴入怀中,又对管家道:“承蒙公主相救,小人感恩戴德,临行之际,自当再次拜谢,还望管家大人多多通融。”

    老管家并不通晓高俅的心思,还抚须颔首,赞其有礼,遂引入公主房中。

    正是皓日当空,公主看清了高俅的容貌,心中更是厌恶,暗道:“我最近是怎么了?竟委身于这种货色!”

    正在思量间,不料高俅徒起,从怀中抽出一把寒光闪闪的菜刀!高俅把刀架在宝安公主脖子上,厉声喝到:“不许叫!敢发出声来我弄死你!”

    宝安公主何曾见过这种场景?当即吓得小脸俏白,哆哆嗦嗦地说:“有话好商量,你要多少银子我都给你,只要你放我性命。”

    高俅戏谑道:“你当我傻啊?把你放了,我拿着钱能走出王府吗?”

    “那你到底想怎样?”

    “不怎样!就是临死前想做回风流鬼!”说着,高俅一把将宝安公主的衣衫撕裂,露出了里面的小奶子,高俅肆无忌惮地把玩着,与之前那晚判若两人。

    宝安公主好歹是皇家出身,恢复了冷静后,对高俅冷道:“胆敢如此对我!你这恩将仇报之徒不得好死!”

    听到“死”字,高俅微微一颤,鸡ba也软了几分,他知道自己现在犯的罪有多大!此事若是败露,天下再无他容身之所,即便跑到天涯海角也会被抓入天牢受尽刑苦,死后方能解脱。

    然而高俅冒着如此风险行事,是有着三分把握的。受辱那晚,高俅舔过宝安公主的骚bi,回房以后高俅总觉得那bi奇特,自己好像在哪儿听说过,但与十大名器相较却毫无吻合之处。后来他幡然想起,那是他便宜师傅曾提过的世间第一奇xue—鲲鹏xue!

    传说鲲鹏xue史上只出现过一次,该xue主人不详,只知道她被庄周干过,庄周与其翻云覆雨后灵性大发,写下传世之篇:《逍遥游》。文中提到:“北冥有鱼,其名为鲲。鲲之大,不知其几千里也;化而为鸟,其名为鹏。鹏之背,不知其几千里也。”这里庄周使用了夸张的手法描绘了鲲鹏xue的浩大!

    那庄周也是奇伟之人,他戏称与自己的器物比,鲲鹏xue里的水还是太少了,深度也太浅了,于是又写道:“且夫水之积也不厚,则其负大舟也无力。覆杯水于坳堂之上,则芥为之舟;置杯焉则胶,水浅而舟大也。”

    总而言之,只有巨屌方能降服那鲲鹏之xue!降服了鲲鹏xue也就降服了宝安公主;降服了宝安公主,再大逆不道的行径都将化为笑谈。

    所以此时,高俅可以称得上是破釜沉舟!不争功便成仁!他要征服眼前这位身怀奇xue的女人!让她也尝尝胯下之辱!

    想罢,高俅将裤带一松,露出了胯下的器物,他粗暴地想将阳具塞入宝安公主嘴中,奈何宝安公主奋力抵抗。

    高俅把心一横,菜刀在宝安公主的颈上划出了一道血痕,道:“不想死就好好伺候老子!”

    宝安公主只得乖乖听命,将那yin物含入嘴中,吞吐起来,同时心道:“且先让你得意一时,等完事儿我非扒了你的皮不可!”

    “骚根者,遇骚则涨,以为yin根”,随着口舌的刺激,高俅的鸡ba越来越大,渐渐溢出了宝安公主的小嘴。到最后,宝安公主只能勉强含下龙头!

    宝安公主年芳二九,十八年来,她何时见过此等天造之器?神色也柔和起来,舔着舔着,便面泛红霞、目射yin光、心猿意马、不能自已!无需高俅的吩咐,宝安公主自是使出浑身解数,应承那yin邪之物!

    “我的好哥哥,你这鸡ba怎生得如此之大?”

    “嘿嘿,你若舔我屁眼儿,它还会变得更大呢!”

    高俅此言绝非一时兴起,而是存在两个目的:其一,为报前日受辱之仇;其二,他想考验一下宝安公主的态度。

    结果宝安公主听罢只是娇嗲了一声,便心甘情愿地俯下身去舔舐那门户之所!

    高俅见到此情此景,终于放下心来,把刀一扔,拦腰抱住宝安公主将其扔在床上。

    宝安公主到了床上三下五除二地褪尽了衣物,看向高俅的眼神早已泛出桃花,舌头更是在嘴唇间游荡,显然是迫不及待了!

    高俅飞身扑向床榻,赤身压在宝安公主娇躯之上,两人唇枪舌战,迂回交锋,吞含吐弄,忘乎所以。就连高俅那满脸骚包的面孔,在宝安公主眼里也变得耐看起来……

    高俅鸡ba一挺,穿进了宝安公主的yinxue,这下竟让宝安公主感觉到了丝丝疼痛,这种被肏出来的痛楚她多少年来日思夜想,如今方能得偿所愿!

    “公主大人感觉如何?”高俅戏谑道。

    “舒服……舒服极了……还有……不要叫我公主……叫……叫我王夫人。”

    看到高俅不解,宝安公主又解释道:“我……我想提醒自己是有夫之妇……这样……这样能让我更舒服……”

    “王夫人你可真够浪的!”高俅猛力抽插起来,而王夫人很配合地大开双腿,只为那鸡ba能肏得更深。

    骚根遇鲲鹏,如此旷世大战无法用世间言语所描述,唯有以诗相诉:

    若夫霪雨霏霏,连月不开,yin风怒号,浊浪排空;日星隐曜,山岳潜形;商旅不行,樯倾楫摧;薄暮冥冥,虎啸猿啼……

    风雨过后,高俅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,胸膛上的王夫人婉转依人,似乎想诉尽衷肠……
  
    高俅知道,自己成功了!漂泊多年的生活终于结束了,拿下王诜之妻只是个开始,他将来还要在朝廷上大展拳脚,谋权得利。

    真可谓:

        龙潜海角恐惊天,
        暂且偷闲跃在渊。
        待到风云齐聚会,
        飞腾六合定乾坤!
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 打这以后,王夫人日夜传唤高俅,二人如胶似漆,同餐同宿。

    一日,王诜身旁之人向王诜禀报道:“老爷,高俅又去夫人房里了。”

    此人正是那位老管家。

    王诜犹豫片刻,道:“高俅这厮甚受夫人喜爱,可正所谓过犹不及,如此狼子野心之徒留之不得!去叫来一干侍卫,本王要将他当场斩杀!”

(未完待续,下一章:命悬一线)

            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0

主题

30

帖子

455

积分

萌萌菜鸟

积分
455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1-8 17:28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赢三张 于 2018-11-8 17:47 编辑

第七章  命悬一线

    王诜领着一干侍卫风风火火地闯到了宝安公主房前。


    刚要推门而入,可放在房门上的手却又停住了,无人知晓此时王诜内心的纠结……

    王诜并非不知夫人平日里的所作所为,但他小巧可怜的阳物根本无法平息对方的熊熊欲火,这让王诜觉得自己没有尽到为夫之责,自知有愧!再加上宝安公主皇室出身、气焰凌人,即便王诜曾因此争吵过几次,却也奈她不得。最后,王诜干脆眼不见心不烦,由她去了!毕竟,如果没有宝安公主,他王诜现在还是一个小刺史呢!又怎么会有现在锦衣玉食的生活?

    然而高俅的出现,让王诜有了强烈的危机感!他还从未见过有人能得到宝安公主如此的亲赖。照这样下去,王府怕是要易主了……所以今天,王诜下定决心要除去高俅!

    可如果推开这扇门,宝安公主赤裸之躯就要暴漏在下面这些侍卫面前,这通天jian情估计很快会被传遍京都。没有了最后一片遮羞布,他王诜脸上也不好看……

    正在王诜犹豫之时,房中传出了一阵yin声浪语:

    “啊……我的好哥哥……你……你的鸡ba太大了……顶到人家花心了……人家……人家都不敢坐实了……”

    “嘿嘿,咱这鸡ba比你那相公如何啊?”

    “我那小鸡ba相公,怎及哥哥万一?要不,怎么是你在我床上?”

    “你这小骚bi,就知道给你相公带绿帽子,我要是他啊,死的心都有了!”

    “啊……哥哥……肏死了我了……你那大鸡ba肏……肏得我好舒服……你……你才是我相公……”

    两人的情话娇喘中,夹杂着肉身碰撞发出的“啪啪”声,听得门外一干侍卫尴尬至极,纷纷低下头来……

    “高俅!本王与你不共戴天!”王诜目眦欲裂,一把推开了房门。只见房中两具赤裸身躯私处相合,正行那苟且之事,宝安公主骑坐在高俅下体上,不断索求。

    “唰”的一声,王诜拔出腰间佩刀,向那对狗男女砍去!

    “站住!”宝安公主被捉jian当场后毫不怯懦,她虽然赤身裸体、形态不堪,却仿佛衣着华缕、头顶王冠般散发出阵阵威严!宝安公主厉声喝道:“王诜!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,没有本宫,你算哪根葱?怎么?还敢对本宫动刀动枪吗?”

    “你这yin乱成性的贱人!我虽不敢动你,但我定要斩了你那jian夫!”

    “来人啊!”宝安公主泰然自若地命令道:“你们老爷没睡醒,把他绑起来!让他好好清醒清醒!”        

    可那些侍卫听到公主的命令后,竟然无动于衷!

    “哈哈哈……”王诜朗声笑道:“我的小公主啊,当王某这么多年白混的呐?你这些侍卫早就被我收买了,今天,谁也救不了他!”说罢,王诜提刀奔来!

    见此情景,宝安公主慌了神,下面的高俅更是吓得鸡ba都软了,他可是一点儿武功都不会啊!

    怎么办?怎么办?之前宝安公主还说她独掌王府呢,否则自己也不敢如此放肆,可如今看来,真是高估了她了!在这一瞬,高俅心生万念,最后暗道:看来,只有使出那招了!

    “快!快刺激我!把我弄射了!”高俅急声令道。

    宝安公主不知何意,以为高俅临死还想快活一把呢,可又回想起一次行房事时,高俅射力之大乃至于将她顶到了半空中,转念间明白了高俅的打算。

    呼呼风声响起,王诜的刀越来越近……

    “若是高俅身死,恐怕我再不能体会到人间至味了!”想到这里,宝安公主也是拼了,她一手握着高俅的鸡ba上下套弄,一手摸着高俅的懒子来回揉搓,小舌头在高俅屁眼儿里时进时出,可谓使出了浑身解数!

    看到老婆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做出这等下作之事,王诜怒发冲冠,大喊道:“狗贼,纳命来!”说着,一刀向躺在床上的高俅劈去。

    王诜没来之前,高俅早就欢快已久、蓄势待发,再加上当着王诜的面yin其人妻的心理作用,在这关键时刻,高俅终于到了高潮!

    “快闪开!”高俅一把推开了宝安公主的脑袋,枪指王诜,徒然发射!

    只见高俅的子孙液化作一道白光向王诜射去,那白光力道之大竟将王诜的腰刀凿出了一个洞来,穿过腰刀,那白光并未停止,而是击在王诜胸口要xue之上。

    打得王诜“蹬、蹬、蹬”后退了三步,瘫坐在地上,坐在地上的王诜捂着胸口“哇”的一声吐出了大口鲜血,道:“想不到这世上竟有如此功法!”说完,便晕厥了过去。

    王诜一晕,前来的侍卫也不敢造次,一个个低着脑袋听候宝安公主发落。

    当晚,宝安公主将府中上下所有人员重新清洗了一遍,更是命人将陪同王诜前来的那些侍卫一一斩杀,王诜也被关押在暗牢里。

    王诜醒来时,发现自己双手双脚已被铁链铐住,动弹不得,眼前,正有一男一女似笑非笑地看着他。

    这两人正是宝安公主和高俅。

    “jian夫yin妇!有种杀了你王爷爷!十八年后我他妈还是条好汉!”

    杀王诜,宝安公主早在洞房之夜就有想过,因为她不想和一个满足不了自己的男人过一辈子。可杀了一个王诜,还会有第二个王诜;更何况王诜不同于那些侍卫,他好歹也算是朝廷命官,出了人命,即便是公主也肯定没有好果子吃。最好的办法就是能让王诜臣服,让他心甘情愿地当个绿壳王八!

    可看到王诜不畏生死的言行,宝安公主实在是骑虎难下,她盯着王诜冷声说道:“杀你本宫嫌麻烦,不如把你关在这里,让你永生不得见天日!”

    “哈哈哈!”王诜大笑道:“要关便关!朝廷命官无故失踪,我倒要看看你这贱人怎么跟皇上解释!”

    “唉!”宝安公主长叹一口气道:“王诜啊!你怎就如此不识时务呢?你个贫瘠之地的小小刺史能来到京城落脚,还不全仗着本宫?好吃好喝供着你、小妾侍女随着你,你还不知足?做人啊,不要太贪心的好……”

    王诜听后没再言语,但神情依旧恼怒。

    “本宫给你最后一个机会,你若答应从此不再干预我的私事,这便放你出去!”

    王诜还是沉默。

    高俅在旁说道:“夫人啊,我看这厮还没摆正好自己的位置,再不,咱们帮他摆正摆正?”说完,又对宝安公主耳语了几句。

    宝安公主听完俏脸微红,眼生媚态地说道:“这样不太好吧?”

    高俅邪笑道:“有什么不好的?夫人不早已遐想多时了么?”

    见宝安公主没有反对,高俅将一张床放置在王诜身前,好让他清楚地看到接下来的旖旎春色;而后,高俅又将一根烧红的铁棍横放在王诜阳具的正上方。

    高俅一边脱下王诜的裤子一边说道:“王诜是吧?听说你为人正直,想必能够通过下面这关!”

    高俅看向王诜的眼神中充满了yin狠!没错,他就是要报那一刀之仇!高俅生性睚眦必报,怎能忍得了那差点儿夺命的一刀?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
(未完待续,下一章:骑虎难下)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3

主题

120

帖子

325

积分

萌萌菜鸟

积分
325
发表于 2018-11-8 19:17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赢三张 发表于 2018-11-8 16:59
感谢管理xiaoxi的认可和置顶!
同时希望看到这里的读者能够对人设、剧情等方法提出自己的看法和建议,
毕竟 ...

不为打赏、不为稿费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慵懒
    6 天前
  • 签到天数: 93 天

    [LV.6]常住居民II

    0

    主题

    2862

    帖子

    8217

    积分

    中级会员

    Rank: 3Rank: 3

    积分
    8217
    发表于 2018-11-10 08:16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谢谢分享  先鼓掌鼓励一下  文采不错  你比的上作家了  接着写吧  我一定看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12 小时前
  • 签到天数: 224 天

    [LV.7]常住居民III

    4

    主题

    434

    帖子

    3526

    积分

    注册会员

    Rank: 2

    积分
    3526
    发表于 2018-11-11 16:25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楼主发贴辛苦了,谢谢楼主分享!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9-7-13 06:22
  • 签到天数: 109 天

    [LV.6]常住居民II

    1

    主题

    1680

    帖子

    8274

    积分

    中级会员

    Rank: 3Rank: 3

    积分
    8274
    发表于 2018-11-11 20:12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继续  最好能弄成TXT格式的压缩包  方便下载看!!!!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9-7-29 15:56
  • 签到天数: 7 天

    [LV.3]偶尔看看II

    3

    主题

    39

    帖子

    472

    积分

    萌萌菜鸟

    积分
    472
    发表于 2018-11-11 22:33:36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不更了吗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手机版|小黑屋|兰书居论坛

    GMT+8, 2019-11-17 20:10 , Processed in 0.107893 second(s), 20 queries , Gzip On.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    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